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郑洪波在新疆系列报道之七:郑洪波援疆随笔之二

[日期:2011-10-26] 来源:  作者: [字体: ]

最长的白天

      伴随着音乐闹铃的声音,9月19日4点,我准时起床,洗漱完毕,佩戴好红花绶带,带好行李,来到一楼大堂。当我把临沂市14名援疆教师的退房手续办完,领取了早餐,还没吃完,送我们到济南遥墙机场的四辆面包车已经到了。按照事先安排,行李装车,人员上车,在晨色朦胧中,我们的车队向着机场出发了。

      到达机场,进入机场大厅,我们和青岛、日照、德州、滨州、威海、聊城7个地市的援疆教师一行80人,统一佩戴红花绶带,在统一组织下,领取机票、办理行李托运、通过安检,在其他乘客的注目下,进入候机厅。这时初升的太阳洒下道道金光,随行的省厅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是济南长时间阴雨天之后的第一个大晴天,预示着我们的新疆之行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半小时,透过候机大厅玻璃窗,看着停机坪上波音737那巨大的身影,许多老师开始兴奋起来。有的身披绶带,在窗子旁摆出各种pose,或独拍,或合影,或录像,好不热闹。有的趁机接来开水,把未吃完的早餐吃下。有的坐在座位上,拿出手机,不停地按动键盘,收发着信息,间或也会有短暂的凝思。有的对着手机窃窃私语,面带微笑,一脸的甜蜜和幸福。有的干脆大声通着话,在过道上不自觉地走来走去,声音中透着一股自豪和骄傲。也有几位上了烟瘾的老师找到吸烟室,喷云吐雾,享受另一番滋味去了。

      上午8:10,候机厅广播里传来柔美的女声,由济南经停乌鲁木齐前往喀什的sc4905航班开始登机。援疆教师井然有序地排好队伍,缓缓地通过验票口,伴着美丽空姐那甜甜的问候,登上早已等候多时的山东航空公司的波音737客机。找到自己的座位,放好随身行李,静静等待着起飞时刻。许多第一次坐飞机的年轻老师,要么仔细阅读着航空手册,要么带着新奇的目光,打量着机舱内外,机舱里一时出现了短暂的宁静。但这宁静旋即即被打破,机舱里顿时热闹起来,各种照相、摄像器材也跟着忙碌起来。

      就在许多人还意犹未尽的时候,乘务长甜美的声音传来,英汉双语的提醒通知让机舱瞬间安静下来。按照要求,所有乘客默默做好起飞前的准备,漂亮的空姐们一边在走道上巡视检查乘客们的准备情况,一边轻声提醒纠正着个别乘客不合适的做法。几分钟后,飞机缓缓离开停机坪,慢慢滑向跑道。在跑道上调整好方向,经过与塔台联系,获准起飞后,就听到引擎的轰鸣声骤然响起,飞机在跑道上迅速加速。不久,一阵更大的轰鸣声传来,只觉得机头一仰,明显感觉到飞机巨大的轮子已经离开地面,一眼瞥向窗外,地面的景物飞速后退、变小,波音737庞大的身躯本似钢铁巨鸟,此时却身轻如燕,直插蓝天。

      经过几次盘旋拉升,地面景物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终于消失不见了。望向窗外,飞机下方是浓浓的白云,奔腾着,跳跃着,翻滚着,流淌着,变幻莫测。机舱里再次响起甜美的声音,可以解开安全带了,看看高度表,飞机已飞行在9000多米的高空。

      飞机飞越华北平原,飞越太行山,飞越黄土高原,一路向西。11点多,飞机上提供早午餐。餐后,大部分人昏昏欲睡,一部分人在看精选电影碟片,机舱里十分安静。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靠窗的老师一声惊呼,循声望出窗外,只见晴空万里,地物清晰可见。地面上漫漫黄沙,一条条沙丘密布,不见一丝绿色,十分荒凉。哦,怕是过了玉门关了吧?此情此景,脑海里自然回旋起一首首熟悉的诗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何等的雄浑、苍凉、悲壮!然而,今日的我们肩负着神圣的使命,前往祖国的西部边陲,支援边疆、建设边疆,有的只是一腔热血、满怀豪情,又哪里会有诗人当年的这种感受和体会?

      飞机继续前行,机舱又复归平静。12:30多的时候,突然有人惊叫,快看,有冰川!于是大家都伸长了脖子,争相透过飞机舷窗望出去,只见下面出现了连绵起伏的群山。在个别高耸的山峰之上,覆盖着皑皑白雪,就好像慈祥老人头戴白帽,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夺目。机舱里重又欢快起来,照相的、摄像的、调换座位的、交流见闻的,不一而足,热闹非凡。距离乌鲁木齐越来越近了,大家没有了睡意,更多的是一种期待。

      大约一个小时后,飞机安全降落在乌鲁木齐机场,乘客们开始有秩序地下机,我们前往喀什的人员也被要求下机,换领登机牌,休息半小时后再重新起飞。早已按捺不住的我们,兴高采烈地穿过通道,通过一道出入口,更换了新的登机牌,来到候机楼内。有的舒展着有点僵硬的身体,四处观望着陌生的环境,有的迫不及待地冲进洗手间,有的急急忙忙打电话报着平安,一阵忙乱过后,又都疲惫地坐在座椅上静静地等待着再次登机的通知。

      原以为半个小时后就会再次登机起飞,可一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任何消息。又过去接近半小时,正在大家有点惶然之时,终于传来了盼望已久的通知,大家立即排好队,出示新的登机牌,快速穿过通道,回到飞机上,坐回原来的座位。很快,飞机又重回蓝天,向着最后的目的地——喀什,平稳前行,看看表,已是北京时间接近15点了。根据飞行距离和起飞时间,乘务长通知说飞机将于17点左右到达喀什机场,这比原计划推迟了一个多小时。看看行程安排,到喀什机场迎接援疆教师的地区和县里领导应该开始出发了,他们定于16点左右在机场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现在他们不得不在机场多等上一个多小时了。

      飞机一进入高空平飞阶段,航班再次提供快餐,称为午晚餐。餐后,绝大部分人都静静地闭目养神,或者默默地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略显疲惫。飞机沿着塔里木盆地北部和西部边缘飞行,我除了偶尔瞥一眼飞机下面那片片绿洲,想象一下绿洲尽头那茫茫的戈壁和连绵的沙漠,大部分时间也在呆望着天空,大脑好像停止了思维,时间也好像凝固不动了。

      不知何时,耳朵里又传来了那熟悉而又甜美的声音,提示着乘客系好安全带,飞机准备降落了。机舱里又活跃起来,好像经历了长时间冬眠之后刚刚迎来了春天,虽然体力不是那么充盈,却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激情和期待。

      当波音737像大鸟一样轻盈地落地,缓缓滑向候机楼,所有的人也都变得轻盈起来,疲惫的神态一扫而光,人人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带好随身行李物品,带着空姐甜美的笑容和祝福,轻快地穿过通道,走过大厅,来到行李厅。根据以往经验,取行李会很快的,没成想却足足用了40多分钟。原来援疆教师的行李普遍比正常乘客多出一倍,免费托运40kg,还不包括随身携带的物品,这也算是航空公司破例给援疆教师的优惠待遇。

      终于把各自的行李带齐,在省厅领导的安排下,一行80人佩好绶带,排成两列纵队,走出机场大厅。迎面映入眼帘的是一面鲜艳的欢迎横幅和一大队等候多时的欢迎的人群,热烈的掌声响起来,心里顿时涌起一股骄傲和自豪之情,还伴随着一份温暖,一份感激。

      不时有声音大声喊着,“到疏勒县支教的老师到这边来”、“到疏附县支教的老师的到这边来”,我们临沂和青岛的28人赶紧聚集到疏勒县欢迎的人群前,还未来得及接上头,又有一人大声喊道,老师们不用自己搬运行李,会有人把行李送到你们宿舍的,现在抓紧到这边集合,举行欢迎仪式。我们的行李箱上早已写明援疆单位和姓名,因此立即按照要求放下行李,集合到欢迎横幅下,排成四列纵队。

      北京时间已经接近18点,隆重而简短的欢迎仪式开始了。喀什地区领导首先致欢迎词,简短而又热烈的话语顿时让在场的援疆教师们油然而生神圣的使命感和崇高的责任感。接下来喀什地区教育局一位领导就援疆期间各县要妥善安排好援疆教师的工作和生活以及援疆教师要注意的一些事项提出了具体要求。最后疏勒县领导代表四个受援县表态发言,一定会照顾好援疆教师的生活,安排好他们的工作,充分发挥援疆教师的作用。仪式结束后,所有领导与山东全体援疆教师合影留念。

      18:30左右,80名援疆教师分成四路,奔赴喀什四县,省厅带队领导和青岛、临沂28名援疆教师一起奔赴疏勒,直接赶往疏勒县援疆教师的统一居住地——疏勒县八一中学。到八一中学大门口一下车,就看见从门口到办公楼前的道路上全铺上了红地毯,学校全体师生在红地毯两侧列队,夹道欢迎,前排学生手持花束,有节奏地挥动着,全体学生齐声高喊着欢迎口号。我们28名援疆教师,身披绶带,成两列纵队进入学校,28名维族和汉族学生一一献上鲜花。我们手捧鲜花,走在红地毯上,在热烈的欢呼声中,来到办公楼前。欢迎的露天会场布置得十分喜庆、热烈、简朴而又不失庄重,疏勒县委县政府、县教育局和部分受援学校领导已经就座。

      仪式开始,县委副书记成秋林首先致欢迎词,对全体援疆教师给予高度评价。接着县教育局长董长岭讲话,对八一中学妥善安排援疆教师的生活表示感谢,对所有受援学校对援疆教师的工作安排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对全体援疆教师也提出了希望和要求。八一中学曹书记代表受援学校发言,表达了对援疆教师的感谢和敬意,并表态一定会安排好老师们的工作和生活。接下来青岛领队郭穗媛老师代表援疆教师表态发言,一定会严守纪律,努力学习,踏实工作,圆满完成援疆支教任务。最后,参加仪式的领导与28名援疆教师合影留念。

      仪式结束,领导们亲自把我们送到援疆教师公寓,通知我们简单洗刷之后,参加晚上8:00县委县政府举行的欢迎晚宴。按照门上早已打印张贴的姓名,我们很快找到写有自己名字的房间,每个房间只有一个名字,这与我们一直以来想象的集体宿舍反差极大,给了我们意外的惊喜。轻轻推门进去,顿时眼前一亮,恍惚之间好像走错了地方,不禁心生疑问,这是我们的宿舍吗?只见雪白的墙壁、柔和的窗帘,宽大的双人床、整洁的被褥,崭新的写字台、壁挂式电视、台灯、网线、衣橱、衣架一应俱全,再一回头,墙边立式饮水机、暖瓶、脸盆架赫然在目,脸盆架上洗脸盆、毛巾香皂、洗衣粉、牙膏牙刷、鞋油鞋刷配备齐全,墙角处垃圾筐、拖把排列整齐,就连卫生纸和抽纸都准备好了。又一转身,两个写着自己名字的行李箱就悄悄地站立在衣橱一侧的墙角,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各种思绪一齐涌向脑海,站在房子中间一时竟有些发呆,大脑好像高峰期的城市主干道,出现了拥堵现象。

      努力镇定自己,收回杂乱的思绪,开始收拾一下行李箱,把物品简单地归置到衣橱和写字台抽屉里。不时有领导挨个房间查看,询问住宿情况,于是发自内心的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好几拨领导都走了,我匆匆拿起脸盆、毛巾和香皂,去洗刷间洗把脸,回到房间。看看表,北京时间19:45,刚想稍作休息,有人来通知,抓紧让大家到公寓楼西头乘车,参加欢迎晚宴。在楼道里大声喊了几嗓子,大家急忙锁门出楼,来到集合地点,县教育局领导早已在此等候。老师们分乘两辆车,由教育局领导车辆带领,在灿烂的夕阳映照下,出发了。

      汽车开进一个气势恢弘的大院落,在一幢庄严气派的西汉风格建筑物前停下,老师们陆陆续续下了车,打量着这幢建筑。局领导告诉我们,这是疏勒县新建的张骞公园,左手边是张骞纪念馆和县博物馆,面前的建筑是公园的大酒店。我们步入大堂,迎宾小姐热情迎接,带我们来到二楼大厅。进了大门,二楼大厅好像是用大礼堂临时改成的宴会厅,尽头是一处略高的舞台,两侧是临时的吧台,摆放着白酒、红酒和凉菜,中间是长条形餐台,铺着雪白的桌布,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餐具,长度足足有20多米,用餐的客人可以相对而坐。我们按照桌上的姓名指示牌一一就坐,观察着空着的座位牌上的名字,其中不乏维族干部特有的汉语音译名字。大部分人默默环视着,也有人轻念着拗口的发音,不时和身边的人会心一笑。

      过了一会,也就是几分钟的样子,县里领导一行人鱼贯而入,一一落座,这时刚刚晚上八点,外面西边天际晚霞依然绚丽多姿。宾主坐定,欢迎晚宴开始,县委副书记成秋林主持,首先由山东援疆指挥部副总指挥、东营援疆指挥部指挥、喀什地委委员、疏勒县委书记武林中同志致辞,接着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宋学华敬酒,接下来是几位维族干部敬酒,好像有人大主任、副县长等。一同出席晚宴的还有县委办公室主任、疏勒县援疆办主任周天奎同志和教育局长董长岭同志等。让援疆教师感受最深的,一是晚宴的丰盛和民族特色风味,二是疏勒县各级领导的关心和热情,特别是维族干部的豪爽和真诚。

      出于我们一路劳顿、需要休息的考虑,晚宴不到十点即告结束。县领导把我们送上车,教育局领导又把我们送回八一中学,车子一直开到宿舍楼前。下车后,教育局董长岭局长又把我和青岛领队郭老师叫到一边,再三叮嘱一番生活和安全方面需要注意的问题,要求及时传达给所有援疆教师,并要随时关注和掌握每一个人的思想动态。直到11:00多,董局长一行才离开学校。

      回到宿舍,根据董局长的要求,我立即通知临沂14名援疆教师,在我的宿舍里召开了第一次援疆教师全体会议。会上,我强调了援疆支教工作的重要意义,要求全体援疆教师树立大局意识,保持高度的政治敏感性,要求党员同志充分发挥战斗堡垒和先锋模范作用,并针对今后的支教工作从纪律、生活、工作等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通过本次会议,全体援疆教师进一步提高了对援疆支教工作的认识,明确了在疆期间支教的任务、目标及要求。大家热烈讨论,积极发言,一致表示要保持高度的政治觉悟,严格要求自己,扎实工作,绝不辜负党组织和各级领导对我们的信任和期望,保证圆满完成援疆支教任务,树立山东援疆教师的良好形象。

      会后,洗刷一番,想到明天还要进行岗前培训,再加上旅途劳顿,便早早上床休息,度过了我人生有史以来最长的一个白天。

      说明:由于地球自西向东自转的原因,地球上同一纬度自东向西运动的人会感觉到白昼变长。距离越远,这种感觉越明显。临沂市的经纬度是:东经 118°21'、北纬 35°3' ,喀什市的经纬度是:北纬39°28',东经75°59',二者纬度差别不太大,又正值秋分日(9月23日)前几天(9月19日),对白昼长短影响甚微,但两地经度相差42°多,地方时相差大约2小时50分钟。

 

2011年9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郑鹏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更多
一中指南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