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追思闵宜老师

[日期:2012-04-20] 来源:  作者: [字体: ]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追思闵宜老师

郑  鹏

      惊悉闵宜老师去世,悲伤不已。

      初识闵老师,是在2002年。我在朱成广老师指导下具体落实筹划成立文学社事宜,朱老师让我去请教闵老师。通过接触,感到她谦怀若谷,亲切随和。闵老师视力不好,就拿着放大镜紧贴文稿逐字审阅,并把自己的意见认真地写在旁边,让我感动不已。之后拿给她看的文稿,我就特别注意设计成很大的字号。我听说,当年闵老师就是因为教授语文,改作文等作业太多,导致视力严重下降,后来才改教历史的。后来文学社定名“逸兰亭”,闵老师大加赞赏,认为很有底蕴。文学社成立那天,闵老师亲临现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闵老师在大会上激动地说:“是大红的请帖把我请来的。”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加上她那独特的语调,让我深切感受到闵老师那份童心和真诚。

      之后逐渐了解到闵老师的成就,她在教学上有很多创新性的贡献。但一般不敢打扰她,只有两次撰写对联时请其指导,每次闵老师都非常热情。还将她的作品赠送于我。后来我教了闵老师的外孙女杨梦醒。梦醒起初成绩不好,后来考了浙江大学。闵老师每次见我,都是双手握着我的手,大幅度地上下晃动,大声说:“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呀!”

      我和闵老师的女儿余天桃、儿子余天慧也有多次交往。余天桃是师院的老师,就是杨梦醒的妈妈,我开家长会的时候,还邀请过余天桃到我班给所有家长做过报告。和余天慧老师也有多次交往,受益良多。

      接触多了,闵老师就给我说,以后不要喊闵老师了,就喊闵yí!我大为惶恐,连呼不可,闵老师是长辈,我岂敢直呼其名,绝对是大不敬。同时也感到惊诧和不解,不知闵老师何出此言。闵老师哈哈大笑,说“此闵姨非彼闵宜也”,我恍然大悟,连喊“闵姨好”。以后每次见到闵老师,我都先大声喊“闵姨您好”,然后一起说“此闵姨非彼闵宜也”,并把“也”的音拖长,同时作摇头晃脑状,然后娘俩哈哈大笑。

      闵老师喜欢唱戏。我所住的金雀山小区物业三楼每到周六都有十几位老人聚集于此吹拉弹唱。前几年常常见到闵老师骑着三轮车去唱戏。我还上去听过她唱戏。物业楼在我家对过,我多次邀请闵老师到家里坐坐,闵老师总是说:“不麻烦了,不麻烦了。”闵老师的老伴余润泽老先生去世后,就很少再见到闵老师去唱戏了。

      闵老师视力不好,所以在路上碰到她,如果别人不主动和她讲话,她一般是认不出别人的。有一次我经过教研室门口,经过她的身边,因为事情忙,没有和她说话。其实哪里是因为忙,还是觉得反正老人家不知道。然而就那一次,让我后悔了很长时间,如今感到更加愧疚。

      闵老师还是我和妻子的媒人。有一次,闵老师和我妻子的嫂子吃饭,闵老师在桌上大力推介,说是临沂一中有一位很优秀的老师,请她帮助介绍对象,于是嫂子找人帮助介绍。我和妻子就是这样走到一起的,建立了美好和谐的家庭。所以,我们都视闵老师为我们的恩人。

      先生之人格道德,学识修养,非我等晚辈可以评价。在这里,只记叙和先生交往的二三事,以表心怀。

     蒙山苍苍,沂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闵姨,一路走好!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更多
一中指南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