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教师作品:年少回想系列—— 我的哥哥

[日期:2015-02-12] 来源:  作者: [字体: ]

年少回想系列——

我的哥哥

哥哥是我们家的老大。

作为老大,总会有得有失。得,第一个出生的男孩子,小时候受尽爷爷奶奶的宠爱,父母的关心;失,被宠坏后不思进取,惹父母伤心,加之弟弟妹妹们的出生,不再备受关注。

哥哥只上完小学就辍学了。在上学期间,迟到早退逃学什么的都做过了。那时我的父亲只知道在哥哥犯了错误后打骂他,这样做的结果却使我哥哥更不长进。

哥哥很倔,挨打时也不讨饶。印象中有一次父亲打他,每打一下屁股就问一声:“改不改?”他被挟着,紧闭着嘴不吭声;我父亲就更生气,下手更狠。我不记得他因为做错了什么惹父亲生气了,只记得那情景,父亲和哥哥的犟脾气。

哥哥比我大五岁,姐姐比我大两岁,印象中,我们家的孩子都是大的带小的这样长大了的。我记得不止一次父母把我塞给要去上学的哥哥,让他带我一起去学校。哥哥当时在邻村的小学上学。哥哥走得快,我在后面跌跌撞撞地跟不上,他便不耐烦地蹲下来,扭头对我吼:“快上来,我背着你走!”于是我就有了这样趴在哥哥背上的回忆。虽然总是让他不高兴,但我除了跟着他,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做什么,那时候才几岁啊!

到了学校门口,他总是把我放到那长满草的沟渠里让我自己玩,他去上课,等他放学后再领我回家。后来弟弟能被带出来时,他就要领着两个孩子放在门口玩。现在想一想,哥哥其实挺累的。或许他的迟到早退多半与我有关啊!

后来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哥哥已经辍学了,他说他不喜欢学习。父亲就给他置办了一个自制的简易保温箱让他卖冰棍。当时我在我家后面新建的小学上学,出了我家后院门就是学校。哥哥常常把带着冰棍箱子的自行车放在学校门外,等着我们下课后便开始吆喝“冰棍,冰棍,五分钱一根!”那时是八十年代,甜水冻成的冰棍五分钱一根,一角钱买到的就是好的牛奶冰棍了。

学校院墙也不高,有一次下课后我正在校园里玩,旁边站着我的老师。突然一块土坷垃扔在我前面不远处,抬头一看,是墙外的哥哥在冲我笑,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他才扔的。当时我老师就冲他喊,让他离开这里。我也忙着冲他喊:“哥哥,你快走,别在这里了!”我老师才知道那是我哥哥,便不再赶他。当时刚被选为班长的我为了在老师面前表现好,一个劲地赶他走。后来想起这事就觉得当时的我真不懂事。

哥哥虽然不喜欢学习,也只上完了小学,但他却喜欢看书,平时他用自己攒的钱买了不少书,我印象中买得最多的是《故事会》《少年文艺》《童话大王》等,还有不少小人书即连环画。当然,也有一些大部头比如四大名著之三——《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是我后来才看到的。他不感兴趣的《红楼梦》,我借了别人的,也在小学期间磕磕绊绊地读完了。当然,那个时代看得最多的还是话本演义小说,像《封神演义》《隋唐英雄传》《三侠五义》等等,都是随着哥哥读完的。

他不看的时候也不让我和姐姐看,怕被我们弄丢,但他藏在席子底下也总能被我们找到,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好地方。农村的房子,在前墙与前屋顶交接处有一道三角地带,他便把书扔在那里,要看的时候他踩着窗户用手往上一摸便能拿下来,但我和姐姐却拿不到。

后来我跟姐姐想到了一个办法,拿一根长长的竹竿,头上绑一钩子,在房里朝檐里钩来钩去的,总能钩下来。如果是我们看过的,就再朝上扔,有时扔好几次才能扔进去。所以,哥哥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他找书时位置总与以前不一致了。于是还会再凶我们,但也没办法。

幸而有哥哥的书,让我在小学时光便吸收了大量的课外书籍。中国四大名著的阅读虽有些生吞活剥,但后来高中大学时也没少对它们进行反复阅读,倒也算奠定了些基础了。

小时候丰富的阅读,为我以后的语文成绩,中文专业、对文学的兴趣,都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哥哥好吃懒做,干活都是被催着才会做,又特别嘴馋。所以我们小时候也跟着哥哥吃了一些“野味”。

如果一起下田收获庄稼,收完之后父亲总会留下我们这些孩子再捡拾一番。大豆地里就捡拾豆荚,花生地里就翻捡花生,红薯田里就翻土寻找遗漏的红薯。有所收获后,哥哥会带着我们刨土坑,找能烧的柴。他把豆荚、花生或者红薯放到坑里,上面放上柴,点着火,很快我们便能吃上烧熟的美味了。

我们家旁边有一水塘。每年汛期,都会从淮河水系的一个支流里流来河水,所以水塘里常会有鱼、虾、蛇、泥鳅什么的,哥哥会想法子捕捞一些烤着吃。比如泥鳅,哥哥在外面涂满一层泥巴,放在灶下烤,熟了后揭去外面一层,喷香的美味就出来了。我们也能跟着一享口福。

后来十几岁的哥哥觉得母亲炒的菜不够好吃,满足不了他的口舌之欲,有时抢过菜勺自己做,一个简单的青椒炒鸡蛋,一个简单的香油醋拌白菜心,便会让我们争抢着吃。好像哥哥是天生的美食家,做出来的东西都是那么美味。哥哥结婚生子后,也是他主厨做饭的时候多。

父亲认一位香油做得好的人为师傅,学了磨香油的手艺,我们家在种田之余,也开始磨香油了。一开始是父亲推着自行车带上油筐出去走村串巷敲着梆子卖,油筐一边放装香油的铁桶,另一边放装芝麻的袋子。有人会用钱买香油,但那时更多的农民还是会自家种些芝麻来换香油吃。

后来在哥哥十四五岁时,父亲便让他出去卖香油了,自己留在家里专心做更为辛苦的活:炒芝麻,套骡子拉磨,烧热水,边摇晃油锅边倒热水边用长葫芦揣拌麻汁使出油……哥哥初次出山,人们听到梆子声出来发现不是父亲,哥哥说出父亲的名字,自己的村庄名,别人还以为是冒牌,但一闻香油,一吃香油,便信了。哥哥这一卖就是好几年。

每年冬天,哥哥握车把的手总会冻裂,让人看了心疼。有一次哥哥哭着回来了,说油没法卖了。原来结冰路滑,车子倒了,油都洒了一地,他把沾了麦秸柴棒的香油一捧捧地撮到了油桶里带回来了。当时父母很是心疼,不只心疼那一桶油,更心疼哥哥。父亲当时破例没吼哥哥,只蹲在门槛上暗自叹气,母亲心疼地拉着哥哥问有没有摔伤。

当时我能想见哥哥在路上跪着边哭边捧油的情景,心里很难受,却只是在那里呆站着,说不出安慰哥哥的话来。

哥哥把挣来的零碎钱票交给父亲,父亲再拿这些钱给我和弟弟交学费。姐姐也是上完小学后就主动辍学在家帮忙烧火炒芝麻了。

后来,哥哥到了相亲说媳妇的年龄了,但他见总是攒不下钱,便急了,有时便会对我说一些“你也别上学了”这样的话。我学习一直很好,也喜欢读书写字,听他这样说我很伤心,有一次被气哭了,到父亲面前告状。父亲对哥哥说:“这个家里是你当家还是我当家?你妹妹上学比你强,我会供她读大学。你卖香油挣钱给妹妹交学费不应该么?”

那些年,因为哥哥说过不想让我上学的话,我还恨过他,觉得不能原谅他。但等我长大成人后,我能理解哥哥了,反过来觉得当年的我是自私的。只觉得自己上学是天经地义,而没看到哥哥挣钱的辛苦。

哥哥定亲后,为了挣钱结婚去了深圳,父亲重出江湖,又开始出来卖香油了。没想到这几年大家认得哥哥了,又不认父亲了。确认是哥哥的父亲才买。

不到半年哥哥便回来了,黑瘦黑瘦的。原来在深圳也只是在码头上扛大包,累人不说,也挣不了多少钱,物价又高,不舍得吃好的,每天吃得最多的是馒头就大葱,大葱还得论棵买。回来后他讲述在那里吃的苦,母亲心疼得落泪。

在我上高一时,哥哥结了婚。与父母一起过了三年,父母给他们置办了一整套磨香油的装备,把哥嫂分出去单过了。

哥哥独立了。

我的孩子十二天的时候,按本地风俗要孩子的舅舅来,举行“剪头”仪式。当时是七月底,接了我的电话后,正忙农活的哥哥与嫂子便从老家赶了过来。“剪头”仪式上还拿出一个大红包,跟其他亲戚的红包一起放进了铺了红布的簸箕里,怕他这个娘家人给少了让我在其他亲戚面前没面儿。中午喝了些酒后,哥哥也不敢在客厅里坐着跟大家闲聊。因为来之前父亲有交代,少喝酒,别说错话,别让亲家笑话。但他喝了酒后有许多话想给我这个妹妹说。躲在我坐月子的卧房里,眉飞色舞地跟久未回故乡的我说着老家里的各种趣事。看着当时刚过完36本命年的哥哥,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光。

哥嫂在这里只住了一晚,第二天便说家里农活忙,不能多住,匆匆回去了。

每年春节回娘家探亲,都是哥哥炒菜招待我们。吃饭时我都会陪着父亲和哥哥饮上几杯。也只有喝了酒后,哥哥的话才会多起来,我们还能聊上一阵。

写到这里,我又向往了,且盼春节之后,再与父母兄弟姐妹相聚,再听哥哥侃大山。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李艳梅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更多
一中指南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