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教师作品:行动的力量

[日期:2015-06-04] 来源:  作者: [字体: ]

行动的力量

——读《是什么带来力量》有感

吴红莉

  最早知道卢安克是通过阅读柴静的《看见》一书,书中“无用的力量”一章写到德国人卢安克从1999年起,在我国广西山区做义务教育,特别是从20032013年以来,他历时十年一直在广西河池地区东兰县板烈小学开展教育活动。阅读后的心情一如柴静所说:“一旦了解了卢安克,就会引起人内心的冲突,人们不由自主地要思考,对很多固若金汤的常识和价值观产生疑问。”也可能是基于这种冲突与疑问吧,人们往往赋予卢安克以悲壮的色彩,我同时也想明白是什么带给他这样行动的力量。近来,儿子向我推荐卢安克的新书《是什么带来力量》,我急切地阅读,想要找到答案。阅读过程开始时有些失望,这是一本卢安克带着乡村儿童开展一系列教育活动的观察、经历与思考的实录,是他对教育的实践、认识与理解,而不是一本人生札记。随着阅读的深入,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其实理解了卢安克的教育实践与思想,也就明白他的人生,优秀的教育者与优质的教育不都是为了践行“知行合一”吗?是的,正如有人所说,“这个人不需要为他抒情,他的行为就是他的力量。”

行动的力量——读《是什么带来力量》有感
  卢安克常年跟孩子们生活在一起,每天接近20小时,他住在学生宿舍里,周末和节假日就轮流住在学生家里陪伴他们,时间让一切都变成了自然而然的。孩子们知道他把自己交给他们能到什么程度。不管他们怎么对待他,他也都理解。卢安克认为“ 只有我们把学生看成是自己的命运,允许学生的事情影响到我们的命运,也让学生感受到这一点,学生才可能把老师当成是真的,才可能接受他本人,并发生真正的改变。”卢安克知道孩子们迷信技术,如果这种迷信持续存在,成人后会影响到一个人对精神与灵心的追求。在教学过程中他给同学们介绍电影的发明以及当时人们的反应,然后设计活动。他先做好小放映机,由孩子们做幻灯片,在仿造与尝试的过程中,他们了解了电影技术,下次看动画片时就不会对技术迷信了。而与学生一起创作并拍摄电视剧《三个世界》时,他调动他们也调整自己,经历共同成长过程。他相信到孩子们长大以后,到能理解小时候所演的电视剧时,说不定他们能知道:“魔法世界”也是他的童年,“技术世界”也是他的青春期,而“自由世界”也应该是他的成人状态。在学生学习制作挖土机模型活动时,卢安克拿着绳子在学生中走来走去,以便他们在需要时随便剪,可是活动开始后,学生不是考虑做什么、怎么做,而是有一半的学生不断地大声叫:“他已经得了,我还没得”,这是孩子的真实存在,而与孩子们共同生活的经历,使卢安克能够成功地摆脱掉任何情绪,“即没有了因为某个想象产生的反感,也没有了欲望等好感”,“很多样子都行,没有什么是一定需要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在那种时候,所有的问题都不存在了”,“如果把自己的工作看成是一项要完成的任务,自己也就没有了力量,而学生也不会理解”,“有目的的教育起不到作用,而把自己交给学生就能起到作用。学生只能接受我们整个人,不可能只接受我们想让他们听的话。”

  在卢安克看来,观察得来的感受能带来做事的力量,能培养适合做事情的心态。他说:“我没有什么教育理念,我只是去观察学生,然后让我的教育去适应我所观察到的实际情况”, “唯一长久有效的,是对学生内在的观察,让课堂和自己的态度都变成是一种对所观察事物的答案。所有对学生该怎么样的想象都不符合事实,都只能造成一种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分隔墙’。在我能够用观察来代替我所有想象的那一天,纪律的问题也就应该消失了”。学校附近有一个山涧,他让孩子们自己完成测量、画图、设计、施工,建成一个水坝 ,这样他们就可以拥有一个游泳池,十天后终于建成了,孩子在冰冷的水中快乐地游泳。第二天的课堂上,卢安克让每个孩子写一段诗,描写建水坝的事实,表达感激之情和对水的赞美,然后从中找出八个句子,全班共同创造一首歌。每个小组派一个人到前边去给全班朗诵自己小组的作品。卢安克观察到,在全班面前朗诵的同学还不敢表现得很认真,不敢在同学面前认真看待自己的作品,就在朗读的过程中笑自己。其实他们很愿意做正在做的事,但是孩子们的生活使得他们就是这样表现自己。与孩子们长期共同生活,卢安克明白“知识不会改变我们做事的态度。重要的和起作用的是理解,是对这些事实的感受,然后让这些事实来改变我们的心,让我们培养出一种适合做事情的心态,然后再以这种适合的心态来行动。而培养这样的心态所需要的,是观察”,“为什么在寻找适合的心态的时候,观察有那么重要呢?因为不同的人对生活的感受是不同的。我需要学会以他们的方式去感受,才可能知道什么心态适合他们”。有一次,学生练习唱歌刚刚结束,卢安克就讲了为学校设计改建炉灶的活动,结果全班吵着乱成一团,老师也发脾气乱嚷,无法让被批评的同学信服。之后,卢安克反思,唱歌的兴奋之中马上让学生思考设计,这不符合天性,“实际上不存在有问题的孩子。如果能有兴趣地观察他,我就能发现:他只能这样,是因为我那样。这样,我就能通过他来发现我对他的影响。这种发现会改变我,而我的改变会引起他的改变”,“学生跟我‘作对’的所有现象,都只是我对他们的理解不够。只要我能够观察,我就能理解纪律问题的来源,而在理解的时候,问题就已经不存在了”。

  卢安克的教育活动,为孩子们带来了哪些改变?其实,很多人更关注这一点。是啊,他有成果吗?他教出了什么有名有事迹的学生吗?事实是卢安克带来了学生的改变。他让学生去户外观察学校的地形与环境,画出学校的地图。学生从不知所措,到已经开始在小组内合作,也不再不停地问我画得好不好了,而是问这样画行不行;在设计、建造水坝时,学生们全都被兴趣牵引着;活动班的学生都有了自己的梦,原来他们只说些无聊解闷的废话或者为了好玩的话,现在很愿意说认真的心里话,会问老师怎么让自己的爸爸停止赌博,甚至问人死之后的情况;原来在学校里有欺负同学,要求同学为他服务的“老大 ”,现在学生看不起相当“老大”的同学,这些同学也就不能继续当了;有的孩子去阻止砍树的人,被耻笑后,脸上没有忿恨地说:“我们还是要想办法,一定要劝服他”;还有,学生的父亲来找卢安克,因为儿子学他,变得老实,吃了亏;调皮的学生在他提到纪律问题时也说;“不挣钱、不成家,你为了什么还想跟我们做活动?”写到这里,我也明白了书中卢安克的那段话:“通过理解而培养的行为是没有力量的。有意识的思考虽然能让我们认识到打架不好,但不能给我们带来改变行为的力量。只有情感和行动才能给人带来改变世界的力量。”他清醒地知道:“我的学生要找到自己生活的路,可是什么是他们的路,我不可能知道。我想给他们的是走这条路所需要的才能和力量。”那卢安克给我们这些知道他所做事情的成年人带来些什么呢?我想即使不是做事的勇气,最少也是一种对人生的严肃思考吧。

  其实,卢安克最怕过度地解释,也怕我们赋予他过度的意义。他说:“我也没有了什么目的,没有什么要达到的。我仅仅是喜欢这个样子,才去做”,“到目前为止,我过的这些日子是我最快乐、最舒服的。”

 

注:文章图片来源网络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崔秀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