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教师作品:独立与依恋

[日期:2015-12-24] 来源:  作者: [字体: ]

  独立与依恋

                 吴红莉

  《Lens》杂志出版的《视觉.1 激情藏在安静的角落》,以图文结合的叙述方式讲述了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家庭记忆。其中,法国新浪潮电影先驱雅克·德米与阿涅斯·瓦尔达这对夫妇的故事最为打动我,尤其是阿涅斯在作为电影人、妻子、母亲等一系列角色中所展现的人性、人格、人情之美,令我掩卷沉思。

  阿涅斯与丈夫同为电影人,两人拍摄了80多部电影,获得过众多大奖,在同一个屋子里,他们编剧、剪接,会见同行与演员,却从来不干预对方的工作,也不曾合拍过电影。在阿涅斯看来,女性一定要有安身立命的本领,不要觉得所有东西都是理所当然要拥有的。从1954年执导首部短片起,六十年来她一直在拍摄,七十多岁时她拍摄了《拾荒者与我》,八十岁时拍了《海滩上的阿涅斯》,女儿罗莎莉说:“她八十七岁了,还在继续工作。了不起的女人。”

  作为职业女性,认知并做到以上这些可能并不困难,难的是独立意识之下的宽容与恻隐之心。20世纪80年代,雅克·德米被查出患有艾滋病,这在当时,人们对此是以丑闻看待,阿涅斯包容了一切,她对丈夫只有疼爱和不舍。在雅克最后的时光里,她一边照顾雅克,一边用镜头将她熟悉的丈夫的影像浓缩成影片《南特的雅克·德米》,她要用她特有的温柔镜头将他的灵魂挽留在胶片上。她遗憾于没有能与他一起变老,但她保留了关于雅克的一切,至今依然住在他们的小院子里,她说:“我不怀旧,可能有些忧郁,雅克的缺席带来了一种浪漫的忧郁。”

  阿涅斯和雅克的家很美,他们的小院子曾经是巴黎达盖尔街上一片废弃的土地,1951年时,阿涅斯搬到了这里,当时她父亲看到后说:“你想住在马厩里吗?”她却回答:“等着瞧吧,过些日子,它会变得很美。”她在这儿住了六十年,如今这里成了一座迷人的小院,开满了深红和紫色的花朵。而他们的家庭也很幸福,阿涅斯和雅克很善于表达和传递他们的亲情,在阿涅斯看来:“我的女儿有三个儿子,瓦伦丁、奥古斯丁和科伦丁,我的儿子有个儿子康斯坦丁,还有他的妻子约瑟芬,他们在一起是我幸福的总和,但我不知道我是否了解他们,或者理解他们,我只是朝他们走去。家庭某种程度上是个契约的概念,我们在心理上将每个人聚拢起来,将他们想象成一个平静的岛屿”,“生活是一次意外,破碎的版块并不意味着灾难,它意味着我们要把他们合拢。”这是阿涅斯对家庭和亲情的理解,家人间原该如此。罗莎莉不是雅克的亲生女儿,而是阿涅斯与前夫的女儿,但雅克尽他所能地宠爱女儿,罗莎莉经常跟着父亲去片场,雅克的电影《驴皮公主》中有一个情节,国王问女儿长大后要嫁给谁,公主不假思索地说:“要嫁爸爸”,这是雅克在罗莎莉身上找到的灵感。拍摄《驴皮公主》时,12岁的罗莎莉扮演小公主,剧组所有的服装都是租来的,只有罗莎莉的红裙子是花钱买的,因为雅克坚持女儿要有自己的漂亮裙子,罗莎莉知道:“我是他的小公主。”后来,罗莎莉在父亲的建议下学了服装设计,与父亲合作了四部影片,成长为优秀的设计师,被授予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父亲生病期间,她和母亲轮流精心照顾和陪伴。父亲去世后,为了照顾母亲,罗莎莉一直住在母亲隔壁,外出时则寸步不离地照顾她,现在87岁的母亲像婴儿一样被儿女照顾和宠爱着,罗莎莉认为:“生命的历程就是这样的”,“她曾经为我奉献了很多,所以现在我试着给予她她曾经给过我的。”

  亲情的传递与表达方式,其实就是一种文化传承,罗莎莉说:“我很幸运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中,我的家庭给了我很重要的影响,我看了很多书、很多电影,接触到很多文化从业者。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如果换一个角度,一个比较残酷的说法,就是社会阶层的差别,阶级之间最大的差别可能不是钱,而是对文化的拥有权。”

  在这个家庭的故事中,阿涅斯以她对电影的热爱所呈现出的独立人格之美,对先生的爱与宽容所呈现出的人性之美,对儿女的关爱所传递出的人情之美,对今天的职业人,特别是职业女性的人生定位仍具启迪意义:独立的人格追求,浓郁的亲情依恋,别样的女性之美。

注:文中图片来源网络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崔秀美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