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老 屋

[日期:2016-03-22] 来源:  作者: [字体: ]

 

校本部201512  刘牧雨

  人生就是一场陪伴。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情,交着交着就淡了。唯独那泥墙斑驳、装饰简陋的老屋,魂绕梦牵,陪伴在我的青葱岁月里。

  时隔多年,再次回到梦开始的地方。村庄距离城市十里地,也就几十户人家。高大的杨树、柳树、梧桐树把村子紧紧地搂在怀里,一条小河哼着欢快的歌穿村而去。清澈的河水滋养着那一方的土地和人们,沿着弯弯的河岸一路前行,不知不觉便到了老屋前。房檐上飘摇着残破不全的蛛丝,门上还残留着小时候恶作剧时涂画的痕迹,之前泛着金属光泽的锁,早已被岁月侵蚀的锈迹斑斑。

  轻轻地推门而入,地上铺着一层金黄,凉凉的秋风吹起几片枯叶,落到我的脚上。但却没有树叶摩擦的声响,因为现在毕竟不是夏天。

  “小丫头,再不起床,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小点声,让孩子多睡会,昨天玩到那么晚。”

  “哎,你老惯着她。”

  其实我早已被奶奶做的荷叶饭飘出的香味“馋”醒了,躲在被窝里偷偷地笑。我可以想象爷爷说这句话时,无奈地拧拧眉,但最终还会是“臣服”于奶奶的。爷爷和奶奶都已届花甲之年,生活中总会时不时拌上几句,结局无一例外是以爷爷“失败”而告终。在那种情况下,他总是朝我努努嘴,一幅很不屑样子告诉我,他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和女人争吵。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风风雨雨平平淡淡相守几十年,就是他们之间的爱。

  院子里的那茂盛的大树舒展着枝条,好像要把阴凉传递到整片天空……

  树荫下,爷爷悠闲地坐着,戴上老花镜,认认真真地看着我的画作。我在地上用石子心不在焉胡乱画着,心里特别想得到爷爷的夸讲。偷偷地瞄了他一眼,却发现爷爷的神情有些严肃,像是在看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我把小脏手在爷爷面前晃了晃。爷爷突然回过神对我笑笑,说他特别喜欢这幅画。我听后比吃五串棉花糖还要开心,蹦蹦跳跳地向屋里跑去。我给爷爷倒了杯水,爷爷接过杯子,摸着我的头说:

  “我家小丫头长大了,爷爷老喽。”

  “才不会呢!爷爷会跟我一起长大,永远陪着我。”

  爷爷用他粗糙的手宠溺地刮了一下我的小鼻子,慈祥的目光转向远方,陷入了沉默……

  一阵风吹过,树叶哗哗地奏出欢快的曲调。

  ……

  我走向里屋,曾经干净整洁的屋子,现在却布满灰尘,老屋已空了多年了。地上、墙上还清晰存留着当时摆放家俱的痕迹。墙上的那一张曾经被爷爷“点赞”的水彩画,虽然纸已泛黄,但它却一下子触动了我记忆的神经。我想轻轻地揭下它,但由于粘的太牢,无法完整撕下来,我只好放弃了。毕竟,人生中总有些东西出现过,但你却无法将它带走。

  锁好院门,又回头望了一眼这曾记录了我童年的欢笑、淘气、任性,令我终生难忘的老屋,让我既感到温暖欣慰又感到些许的黯然惆怅——有你陪伴的日子真好。

  几辆装满建筑垃圾的翻斗车隆隆驶过,高大的塔吊矗立在老屋的不远处,似乎与这个安静祥和的小村庄有些不协调,就像我小时候画的那幅画:人竟然比房子还高。

  那幅画是这样的:一间用砖瓦盖成的小屋,一棵长着很多树叶的大树,一个小女孩站在特别“高大”的爷爷奶奶中间,笑着。下面还有一行歪歪斜斜的字:我们永远在一起!

网络图片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刘雷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