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我校类延勇老师参加国培并获评“优秀学员”

[日期:2017-10-31] 来源:  作者:未知 [字体: ]

      经学校和教育厅推荐,我校类延勇老师1013-27日赴成都参加了“国培计划——示范性专职培训团队研修项目高中语文班”学习。培训期间,类老师圆满完成各项培训项目,获评优秀学员,并在结业典礼上作了典型发言。

      据悉,本次培训为教育部立项的国家级培训项目,分初中、高中、教研员等若干系列和语文、数学等各个学科。“示范性专职培训团队研修项目高中语文班”由四川师范大学承担培训任务,并邀请了国内语文教学的顶尖专家负责授课,为期两周。来自全国39位学员参加了语文高中班培训,最终评选了优秀学员6人。

附:培训期间完成的作业两篇

 

                                                       聆训于川师学堂有感

 

                                                   山东省临沂第一中学 类延勇

 

      甲午以降,国运渐微,百年苦探,终趋繁盛。然经济日隆,精神反衰。国人凡有卓见者,无不病于教育;教育凡有真识者,又往往诟于国文精髓之未传。

 

      天下之共识——兴教之春始于“改革开放”;“改革开放”之肇,又在于复考。然教化之本,则纷然争之四十载而未有定论。近来,学界终纷而化一,皆归之于文化,文化之体,又聚识于国文。国文之复盛,则殷寄于国文教习之道。

 

      共识虽成,然国文之“课堂”为何?其体何理,矢趋何的,何为其径,何为其本,则又未有成论而一之。

 

       今赴蓉城,群“师”聚于“川师学堂”而受教,聆训于“王教授”,翻然醒之,若有所悟,不胜欣喜之至。

 

      括以概之:国文之“国”,乃中华也。中华之“文”,必有中华之气、中华之体、中华之道。既是吾华之文,授之必以华教之道。其文在焉,师者备之,必先明其体例,理其文脉,把其文要,树其矢的,而后确其中的之径,且以已知达之。其间,又需构之以适宜之“活动”“环节”,而后乃有所成。其成也,概指其学者之能也。其能也,概指其文立言之法,乃至于成文之道,乃至于为文者之格局气象,乃至于吾华之传承数千载不衰之精神文化。

 

       此吾之所得也,简言记之以与诸学共勉。

                                               “审辩”虽好,切莫表演


                                                   山东省临沂第一中学 类延勇

      今日高考,越来越注重对学生能力的考察。高考大纲对语文能力的规定林林总总,从识记到理解,从赏析到评价,从探究到写作——而一言以蔽之,其核心之核心在考察阅读与表达两个能力——因为其余所有能力都基于在阅读理解基础上的语文学科的专业表达而已。

      然而,阅读与表达能力从何而来?在题海训练,在泛泛的广义“阅读”,还是在孩子与生俱来的学科素养?皆然,又皆未必然。皆然,我是指对提高语文素养来说,以上要素在现有教育体制下皆不可废;皆未必然,我主要是想说,在现有教育模式下,离开了基于教材的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的课堂,一切都难以高效达成。

      课堂对教学有效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语文学科亦是之。然而,高考毕竟是基于能力的选拔性考试,文学毕竟倡导基于文本、基于理性、基于实证的主观与客观交织的个性解读。所以,基于语文学科的本质要求,面对今日之高考,在今日之课堂,能够提出基于培养学生审辩式思维为目标的课堂难能可贵。

      据我拙见,至少,该理念具备以下几大意义:第一,让课堂真正能实现以学生为本,让语文教学回归注重学生观点、思想、审美、价值观生成性的本质;第二,让学生告别本本主义、经验主义和唯教参老师是从的误区,有利于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和鉴赏能力;第三,让学生从课堂上养成置疑、批判和基于实证的理性,让客观的文本真正变成学生主观的感受、认知和素养。

      在今日听课中,我从头至尾都被成都七中嘉祥外国语学校的两节课堂所展现的理念所折服着。其学生在课堂上表现的思维的火花,就是这一理念切中语文阅读教学肯綮的明证。然而,我也在思考:真正的课堂之美,其实并不美在学生对已知的流畅展示,而美在那对学生未知的启迪,对学生障碍的逾越,对学生“思维疙瘩”迎刃而解的豁然,对学生课堂上疑难问题破解的过程。哪怕,某些课堂环节是滞涩的,只要师生一起在探究中走向坦途,这课堂就一定是成功的。然而,怕就怕,师生在“合作”中于课前把问题均已解决,然后在课堂上面对听课者做华丽的展示和表演,甚至于师生都沉浸于表演中而感受着“成功的愉悦”。如果这样,我们培养的不排除有审辩的能力,但我们也顺带也培养了形式主义的附庸。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感觉第二节课虽然略显生硬,但却更真实;第一节课,流畅而大美无言,甚至于学生站起来就能读出提前写好的“柳妈”台词,就未免有点流于审辩的形式了,而失去了审辩生成的过程。

      是为浅见,可能观点难免有偏颇,权当作业。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类延勇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更多
一中指南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