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谁能识父?

[日期:2019-05-24] 来源:  作者:文/刘 丽 图/网络 [字体: ]

       从十三岁初读《红楼梦》至今二十余载,数次翻阅,数次感动。“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浅薄如我,又怎能说得清,说得尽这部著作呢?只能以拙笔抒情怀了。
       初读《红楼梦》,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女,而今已为人母。二十余载,经历万千,感慨万千。记得那是小学毕业后的暑假,百无聊赖的我,从父亲挤满了各种书的书架上翻到了这本已泛黄的书。父亲是名电工,他的书架上全是我不感兴趣,也看不懂的电工书籍和密密麻麻电路图,打开时,那些书亦如这本《红楼梦》般泛黄,陈旧,散发着旧书特有的酸腐。
       一开始吸引我的并不是书中的故事,而是父亲旁批。那时的我怎么也无法将这个只会电工,午睡时鼾声如雷般的“粗人”与曹公的《红楼梦》联系在一起。但那书页上极其工整认真的旁批,让我不得不承认父亲亦如我们一样年轻过,亦有过如梦如幻的青春年少和文学之梦。
       在父亲旁批的引导下,我走进了《红楼梦》亦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般惊叹于书中的奇人异事。而这一读,便是二十余载。已记不清到底读了几遍,或者十几遍,只是读《红楼梦》已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件事,亦如父亲在我的生命中的位置。
       以前读《红楼梦》,我若宝玉般钟爱着这些才情颇高、水做的女儿们,为她们多舛的命途叹惋,为她们不幸的人生掬泪。亦若宝玉般厌恶着那些浊泥般的男子,而尤其厌恶的便是处处与宝玉对立,时时斥责宝玉的贾政。作为宝玉的忠实粉丝,按照谐音,称贾政为“假正经”,这也是传统教学给我的启示。对他的批判从黛玉进贾府所见的“荣禧堂”,再到他门下清客的名字,他的古板,他鞭笞宝玉时的凶狠,他时时的斥责,乃至他醉心于经济之术,这些无不让人生厌。
       然随着年岁的增多,经历的丰厚,于字里行间中却发现这个人人厌恶的一家之主只不过是一个孤独的父亲,一个无人理解的掌门人、当家者。而曹公似乎并未如我们般肤浅的批判贾政,而是饱含深情的书写着他的孤独、寂寞。
       在第二回中,冷子兴这样评价贾政:“自幼酷学,为人端方正直,深得祖父喜爱。”他不是一个贪图享乐的纨绔子弟,而是勤学奋进之人。他的才情在十七回大观园试才情中展露无遗,他对各个门客的联对均能一针见血的进行评议,不可谓文学修养不高。但是大部分读者在此回只看到了贾政对宝玉的处处刁难,若细细品味,便可发现,贾政虽时时斥责宝玉,但却一直是“笑道”。在这种冷嘲热讽中掩藏着一颗对儿子才情颇为肯定的心,在他的言语中时时流露出因儿子而自豪、骄傲之感,只是碍于中国传统教育中的“严父”思想和“自谦”品质,他硬生生的将这份本应有的夸赞变成了斥责。
       而最让读者痛恨他的莫过于他对宝玉的鞭笞。但我们仍旧忽略了文章最后的那句话:他自知打重了。浅浅一笔,岂不是他的后悔?在我们的成长经历中,谁人没有挨过父亲的巴掌呢?如今看来,这只是一位父亲对儿子的教训。
       可惜,我们也好,书中的人物也罢,我们全都不识得贾政的这份情。相反,他的儿子们见了他如老鼠见猫,宁可绕道也不愿从他堂前经过,而他的毒打,不仅引来了贾府上层人物,如贾母的斥责,甚至连下层如丫鬟、小厮都暗暗的指责他。这让我想起了《雷雨》中繁漪因为不喝药,连鲁贵都能逼迫他喝药,可见,贾政虽是一家之主,但竟在这个大家族众人的心中毫无地位可言。
愚钝如我们,孤独如贾政,贾政的严厉我们不识,贾政的柔情亦不被识。
       贾母和众姐妹猜灯谜,贾政下朝回来,见天色尚早,亦来承欢取乐。可惜,无人理睬他的这份欲融入其中的心情,反而“唯唯”“钳口禁言”“反见拘束”,连他想讨好的母亲也要撵他走,好让众人自在欢乐。可怜的贾政,他亦有撒娇之时,他说:“何不疼孙子、孙女之心,使与儿子些?”这是何等无力的祈求。为了讨贾母欢心,他故意猜错灯谜,还让宝玉偷偷告诉贾母答案。
       他是何等的用心、用情。可惜众人见了他却拘束不已,而因他的无精打采,贾母便要赶他回去,却不知贾政心中因灯谜的不祥而对家族中众人的命运而悲切。
       至今,记得贾政在120回中,贾政见到已经出家的宝玉时说:“岂知宝玉是下凡历劫的,只可惜哄了老太太和我们十九年。我才算是明白了!”贾政在最后终究识得了宝玉,但作为儿子的宝玉是否亦识得了他的父亲贾政呢?
       宝玉亦如众人,众人亦如宝玉。芸芸众生的我们是否又能识得了自己的父亲呢?
       回想自己从十二岁便离家求学,至今已是二十余载,每每给家中打电话,接电话的往往是母亲,偶尔,父亲接了,也会说:“我去叫你妈。”偶尔母亲不在家,和父亲的通话也不到一分钟。这种隔阂也许自小就有吧,随着年龄的增长日渐加重。这种对话模式一直持续到我去外地求学。在火车上,突然收到了父亲的一条短信,五六十字,说要我照顾好自己云云,我不以为然的回了句:好的,知道了。那时,我以为是父亲让弟弟发的,后来,在和母亲聊天时才知道,不会拼音的父亲抱着字典,虾米似的弯腰俯首,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完成了这条短信。我顿时愕然,满面羞愧,父亲却一脸平静的说:“我也是闲着无事,就当学习了。”
       如今,而立之年的我,已不如从前那样柔弱,父亲也变了。
       视频时,他会温和的笑,见面后,会让儿子揪他的头发,胡子。甚至拿儿子的小脚丫蹭他的脸,和儿子一起在地上爬。
       年岁渐长,我的父亲越来越温和,而的我的身上却有了父亲当年严厉的影子。联想董事长柳传志在参加《朗诵者》时说:“我怕儿子。”我有时候想父亲会不会如当年的我怕他那样怕我?
       宝玉不识其父,而我又能识得父亲几分?众人又能识得他们的父亲几分呢?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刘雷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更多
一中指南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