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重庆城口支教纪事(三):从“掉向”体验中带来的支教思考

[日期:2019-09-20] 来源:  作者:王庆胜 [字体: ]

 

    初来城口,较为痛苦的一件事,就是掉向,或者说是转向。

    所住的地方两面夹山,任河从中穿过。按照来时的记忆判断,前面的山是北,后面的山是南,任河从西向东流过。同行的人考问我,前面是哪?我说北。上年来过一年的支教同仁说不对,其他人也有说是别的方向的。细究起来,才知道我整整转了180°。明明感觉是北,非说是南,看到太阳的确是在前上方,但仍不太相信。偶尔与同仁们一起散步时,我说,咱们向东走吧!有人接着追问,是往哪走?是向西吧!我哑然失笑,哦,对,是向西。

    城口中学建在柏家坪上,在这个小县城,难得有这么一块地方。从大门进去,是一条笔直的上坡道。学校建筑分布在四周,中间是操场,方方正正。自己感觉,这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路吧!下意识地拿出手机,用指南针测一下方位,天呐,东北挑西南,偏了差不多45°角,难以置信!

    记得十多年前,我到上海出差,找不到路。那时还没有地图导航,就问一下当地人。找到一位六、七十的老人,心想这样的“老上海”会知道的,就问怎么走、哪边是东西南北。听不太懂上海话,费了老大的劲才隐约听出来,他告诉我往前往左右怎么走,走哪条路。我继续追问,哪边是南?他说,阿拉桑(上)海人是不辨东西南北的,就知道前后左右。哦哦,这才明白,南方人和北方人在方向感上是有差异的。心里暗想,不明白东西南北,生活一辈子该很痛苦吧?

    后来在外地,每当找不到方向问路时,经常碰到这种令人尴尬的指路方式。指路时南方人说前后左右,而我偏要弄明白的是东南西北。南方人到北方来问路,是不是也会对北方人指路说东西南北感到绝望?我到一个地方暂住,首先要搞清楚的,也是东西南北,这样心里才觉得安然。我自认为我是一个方向感很强的人,根据经验和周围的环境判断,加上自己的第六感,往往是正确的。但是,判断出错时心里定然不爽。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奥地利,个体心理学创始人,人本主义心理学先驱)说过:“我们的烦恼和痛苦都不是因为事情本身,而是因为我们加在这些事情上面的观念。”

    北方的城市乡村建筑多面南而建,东西南北方位明确,长期以来受此影响形成了北方人固有的空间认知和空间术语,多使用绝对化的方位词。人对方向是依赖环境来判断的,北方人生活在熟悉环境中一般不会迷失方向,若进入陌生环境,就要依赖常识和生活经验来判断,比如晴天时看太阳、月亮的方位,阴天时还可以根据房屋的朝向、植物的形态甚至屋顶楼顶太阳能的安装朝向等来帮助定向。而南方城市乡村建筑则是按照山水空间依地势而建,长期以来形成了其特有的空间认知和空间术语,多使用相对化的方位词。他们并不在意东西南北,只要能到达目的地,前后左右即可。地理特点的不同,造成了文化习惯的些许差异。

    人按照经验来判断经验,但经验会让人们犯错。教育教学上,同样如此,北方学校的教育理念、教学方式受到地理环境、历史传统、文化传承、社会习惯等因素的影响,呈现出校园方正宽阔、学生规模庞大、教育观念正统、教学方法成套等特点。南方学校多数小而精,观念多元、思想多变。特别是身处大巴山腹地的城口县人,追求生活安逸,学校教师的思想与我们还有很大的不同。以北方人的思维来看待南方学校的教育,会不会出现掉向,甚至犯经验主义的错误?我在思考这个问题,也在慢慢寻找自己的方位。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柏庆平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更多
一中指南
热门评论